<output id="7v2au"><ruby id="7v2au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<big id="7v2au"></big>

          <code id="7v2au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7v2au"><ruby id="7v2au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7v2au"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 : 都市小说网 > 小说资讯 > 午夜新郎小说_午夜新郎小说阅读

            午夜新郎小说_午夜新郎小说阅读

            今天小编带来午夜新郎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金少杰,古惠欣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农夫仙拳,我们这里有一种奇怪的风俗,有人要结婚的时候,会找一个人代替新郎拜堂,并?#19968;?#35201;跟新娘在婚?#30475;?#19968;晚,及至第二天凌晨四点才能离开。这个代替新郎拜堂的人叫替郞。而我,迫不得已做了替郎……

            午夜新郎

            推荐指数:9分

            午夜新郎在线阅读全文

            第2章水库异常

            听到这消息,我愣住了。

            以往违反传统规矩的人,顶多就是大病一场,或恶运不断,就算再严重的,也就是早死好几年,但没有一个人会死在结婚当晚的。

            我?#34892;?#21518;怕,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。

            这时,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怪叫声……

            是那个雷疯子。

            袁克良的叔伯叔?#37117;溉俗?#25163;绑脚地将他往这边拉。

            雷疯子似乎不愿意来,不断挣扎着,但被袁家那几个抓得紧紧地,像拖着一条野狗给拖进了袁克良的灵棚里。

            听旁边一位乡亲讲,袁克良之所以违了风俗,是那雷疯子惹的祸,昨天若不是雷疯子闯进来,袁克?#23478;?#19981;会开口说话。

            “啊——”灵棚里骤然传来了雷疯子的惨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乡村们闻声跑了过去看热闹。一会儿,一个乡亲从灵棚里出来对周围的人说,袁家的人正在用棍子抽打雷疯子,打得雷疯子皮开肉绽。

            我心里不由担心起来,我昨晚没留在婚房里,他们会不会将我也抓去一阵抽打?

            我赶紧扭头往家跑。

            好在袁家的人一直没有来找我,因为我是被袁克?#20960;?#20986;婚房的。

            在袁克良下葬后,袁克良的堂弟袁克秦找到我,说袁克良是家中?#38647;櫻?#20182;一死,袁克良的父母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,袁家水库里的鱼没人守,叫我去帮忙守夜,一个晚上三十块。

            我闲着没事,答应了。

            村里的水库本是公家的,在村子的后山?#23567;?#34945;克良承包后,听说放了三万斤鱼苗,袁克良就是靠养鱼发家,而后养猪、养鸡,养鸭,成为村里养殖首富。

            水库大?#30001;?#26377;一间小木屋,里面有一张椅子,专供守鱼人用的。

            一般来说,没什么人来偷鱼,我在大?#30001;?#23432;到上半夜,后来觉得困了,就进屋坐在椅子上,打了个盹,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突然感觉很冷,我一个激灵,睁开眼睛,耳边传来一?#20811;?#22855;怪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?#33324;?#27753;……”

            像是流水。

            我走出木屋,迎面扑来便是一阵冷风,我忍不住打了个抖缩。现在估计是凌晨两三点钟的样子,虽然农村的夜晚比较凉,但现在毕竟是六月,冷成这样还是头一回。

            有一轮月亮悬?#37326;?#31354;,在云层里半隐半现。星星不多,稀稀疏疏。眼前一切灰蒙蒙地,水库里的水也了黑色,倒映着空中的月亮,如梦如幻。

            我?#38393;?#38544;隐有种不祥的感觉,似乎哪里不对劲。

            但哪里不对劲呢?

            想起刚才听到的流水声我才明白,现在太静了!

            这时,我耳边听不到一丝声音。刚才的流水声没了,在夏天彻夜不停的蛙叫虫鸣也没有!

            “啪!”

            “啪!”

            “啪!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,我的心一震,闻声朝水库望去。

            月光下,水库里的水像是被煮沸了一般,正在翻滚。水库里的鱼像是受不了水的滚烫,纷纷跃向空中,而后又落入水里,一时之间,水库里水花四溅,落水声不绝于耳。而水面上,飘荡着一股似有若无的黑气,像是什么东西在游走。

            我不是傻子,一看这情况就知道不妙,提步便朝村里跑。

            “嘻嘻……”

            突然,身后传来一阵笑声。

            我跑得更快了,感觉身后有一只恐怖狰狞的恶魔正在追赶着我!

            直到进入村子,我这才稍放缓脚步。前面就是袁家,水库里出现异常,我觉得有必要跟袁家说一说。

            袁家是两年前建的新房,是我们村最大的一座房子,屋外有一块很宽的平地,这时平地?#19979;?#26159;钱纸、鞭炮?#21483;家?#21450;一些杂七杂?#35828;?#22403;圾。

            这时,袁家里没有亮灯,一片漆黑,也一片死寂。

            难道袁家的人都睡了?我正犹豫要不要去敲门,突然,身边不远处呼地传来一阵响动,还伴有铁链晃动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我转头望去,借着月光,发现是袁家的那只大黄狗。

            大黄狗?#24825;?#26159;躺在地上的,大概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便站了起来。它的脖子上套了一条链子,链子另一端系在一根树桩上。这时,大黄狗抬头望着我,眼睛竟然泛着一道幽幽的蓝光。

            “呜呜……”从大黄狗的喉咙中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我一怔,它在哭?!

            在我们农村这边有一个说法,?#25151;?#26159;不祥的预?#20303;?#35201;么周围的会出大祸事,要么会死人。

            “呜呜……”大黄狗边哭边想朝我走来,但被铁链套着,根本就走不开。

            我慢慢后退,第一回看到?#25151;蓿闹?#19968;阵发麻。

            退了?#35762;劍?#31361;然,我撞到了一个?#35828;?#36523;上。

            “呀!”我发出一声惊叫,赶忙回过头,发现竟然是古惠欣。

            她什么时候在我身后的?我怎么一点脚步声也没有听到?

            古惠欣只穿着一件紧身睡衣,身姿妙曼,丰满迷人。乍看就像是一名月下仙子。她比以前更美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你不是帮我家守着水库吗?怎么来这儿了?”古惠欣问。

            我将水库里的事跟古惠欣如实说了。

            古惠欣似乎不相信我的话,淡淡地说:“可能是天气太热了,水库里的鱼受不了?#36843;齲?#25152;以想跳出水面透透气吧。”

            我忙说:“不热,水库那儿都冷得很!”

            “好了,水库里的事你不用操心,回去睡觉吧。”古惠欣说着就要进屋。

            “可是……”我想让她相信,水库里真的有异常,但又想到,古惠欣自己都不在意,我还瞎操什么心啊。

            古惠欣走到门口时,突然想起了什么,转过身道:“对了,袁克良说你给我们做替郞,会给你两千块红包,他还没给你吧?”

            “没……没?#23567;!?/p>

            古惠欣说:“那我给你吧。”

            我一阵惊喜,袁克?#23478;?#27515;,我已做好不要这红包的打算了,没想到古惠欣还会给我。

            “那太?#34892;?#20102;!”

            “?#36824;?#21476;惠欣话锋一转,“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?”

            “什么事呀?”

            古惠欣说:“那?#36824;?#25972;天叫嚷嚷地,听着就?#22330;?#20320;帮我把它杀了。”

            随着古惠欣话音一落,仿佛听懂了人话,它的哭泣声嘎然而止。

            我一怔,“这……这不好吧。这?#36824;?#19981;是好好地嘛,干嘛要杀了它?而且,你们自己为什么不杀,非要我来杀?”

            古惠欣说:“家里只有两个老人了,他们这两天只一个劲地哭,死去活来地,哪还有力气杀狗啊。我又是一个女人家,你看我,像是一个能杀狗的人么?”

            我望向大黄狗,它抬头望着我,眼中竟然透露出一股哀求,显得很可怜。

            “如果你不?#19981;?#23427;,把它卖给我吧。”我说。

            “唉!”古惠欣幽幽叹了一声,“你这个懦夫,连一?#36824;?#37117;不敢杀,?#21476;?#20570;男人吗?我也不奢望你能做什么了。来吧,进我房里,我给你那两千块钱。”

            古惠欣说完便扭身朝屋里走去。

            我犹豫了一下,跟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古惠欣走在前面,她的翘臀微微凸起,走路的时候一?#25105;?#26179;的,透露出万种风情。我?#38393;?#19981;由升起一股异样。

            “唔唔……”

            突然,大黄狗又哭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我忍不住问:“大黄狗怎么会哭?”

            “兔死狐悲你知道吗?”古惠欣反问。

            “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兔子死了,狐狸感到悲伤。比喻因同类的死亡而感到悲伤。

            可是,这跟大黄?#25151;?#21448;什么联?#25285;?/p>

            古惠欣慢悠?#39057;?#35828;:“袁克良死了,狗自然就哭了。”

            把自己的丈夫跟狗划为一类,我这是同一回碰到。

            我突然发现,袁克良死了,他的狗很悲伤,反而他的妻子古惠欣,竟然没有一丝悲?#35828;?#31070;色。

            跟着古惠欣来到婚房门口,我停下了脚步。古惠欣回头说:“进来呀。”

            我说,我就在这里,你把钱拿出来吧。

            “怕?#39029;粵四?#20040;?”古惠欣说,“你不进来,钱就别要了。”

            午夜新郎

            午夜新郎

            作者:农夫仙拳类?#20572;?#29616;情状态:连载中

            我们这里有一种奇怪的风俗,有人要结婚的时候,会找一个人代替新郎拜堂,并?#19968;?#35201;跟新娘在婚?#30475;?#19968;晚,及至第二天凌晨四点才能离开。这个代替新郎拜堂的人叫替郞。而我,迫不得已做了替郎……

            小说详情
           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v2au"><ruby id="7v2au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7v2au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7v2au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v2au"><ruby id="7v2au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7v2au"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v2au"><ruby id="7v2au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7v2au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7v2au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v2au"><ruby id="7v2au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7v2au"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白小中特马四肖期期准三肖中特 附近彩票投注站百度 重庆时时彩微信群98 爱彩网会员 中央彩票公益金申请表 平特一肖(49中43) 好运彩3公式排列3玩法 体彩大乐透中个蓝球 体彩p3试机号关注金码 极限平特尾公式研究吧 四川金7乐助手下一载 北单竞彩利用 广西快3二同号陪多少倍